張煥軍|天意,清明的遐想

清明的時候,天總要陰上些時日,再下點雨,氣溫也會隨之降幾度,這是天意。

賈平凹先生寫過一篇文章,叫《天氣》,收在同名的散文集子裡。文中有一句話說得妥帖到位,稱得上是“文眼”。這句話是:天氣就是天意。

我是贊同賈先生的說法的。萬千世界,繽紛復雜,但是,歸結起來無非是由三個方面組成的:一個是天,一個是地,再一個就是生活在天地之間的萬物生靈。

萬物生靈上承皇天恩澤,下受厚土哺育,因此,順天應地才能風調雨順,才能五谷豐登。否則,上蒼震怒,大地幹涸,生靈必要遭受塗炭。

有人說,天上是有天堂的,天堂裡也有管事的,那管事兒的主就叫老天爺。他掌管著一切,包括萬物生靈和地獄。還拿出“人在做,天在看”這句老話,以此證明天上是存在老天爺的。說,中國人把玉皇大帝叫老天爺,西方人把老天爺稱為上帝,是一回事。還說,天上有老天爺,大地就有母親。塵世間,一些現象的發生看似是自然的,實質是老天爺和大地母親情緒的反應,等等。

我是認可這樣的說法的,先把唯物、唯心放一邊,相信有總比沒有好,認可老天爺的存在,甚至是上帝的存在,說明人們還存有一顆敬畏心,知道什麼不能違背,懂得什麼不該做。心存敬畏,方懂得規矩。

農歷的二十四節氣是自然規律,也最能反映天意。到什麼節氣就會有什麼節氣的特點和要求。節氣到瞭,該種的得種,該收的得收。四季輪回,氣象更迭,錯過瞭節氣,等於違背瞭天意,違背瞭是要遭譴責的,是天譴。

清明是個節氣,每年這個時候,人們都會先舉行祭拜活動,緬懷祖先養育之恩,世間呈現一片思念之情,而後便開始進入緊張的農忙時節。人類的這個偉大舉動令天地動容,人意打動瞭天意。清明的雨水不是天空的眼淚,是老天爺的淚水化作的絲絲雨滴。

世間的事也是如此,都有天意,不是天意的結果,就是天意的因由。一些個貪贓枉法,一些個窮奢極欲,一些個膽大妄為,一些個喪盡天良。一些個的人與事,違反瞭天意的,都會遭報應。報應是天意的結果。哲人先賢是瞭解天意的,他們諄諄告誡人們,遇事要講良心,要有善心,要三思而行。出來混,終是要還的。

早些年與平凹先生結識,先生送我幅字,上書:清明爭麗日,大節若靈光。那是清明剛過去不久的一天,先生說:你是政府的人,這字送你合適。

又到瞭清明,也是母親辭世二十三周年的忌日。清晨,一個人悶在書房,掩上門,望著窗外的雨滴,不知怎地就想起瞭賈先生說的天意,想起瞭他贈與我的題字。於是絮絮叨叨中寫下瞭這些文字。

一切皆是天意。

圖片來源於網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