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瓣8.7 这部基于真实事件的电影太恐怖了[图+文]

我们今天要讲的电影很恐怖。

根据1967年4月发生在美国加州伯克利中学的真实事件改编。

《浪潮》

Die Welle

文格尔,莱纳,高中老师,他所在的学校正在举办一个以“举国体制”为主题的活动周。

由于他最喜欢的“无政府主义”课程被另一位老师抢占,他不得不选择教授“独裁”。

课程5天,不是重要的选修课。很多同学就是为了学分打酱油。

Venger即将面对的这群学生,也有自己的缺点,也有自己的个性。

和蒂姆一样,性格内向,不善于与人交流,经常被欺负,存在感非常低。

缺乏归属感,总是一个人,总希望有自己的朋友圈,有几个好兄弟在一起。

为此,他经常给其他男生小恩小惠,试图以这种方式融入他们,甚至不惜冒着运输毒品的风险不拿钱。

“给你的”

“大家都是兄弟”

紧张又缺乏自信的丽莎,比起外表和成就都更引人注目的卡罗尔,总是像一片普通的绿叶。

卡罗尔的男朋友马可冲动,缺乏团队精神,家庭纽带严重缺失,这让他极度渴望家庭的温暖。

因此,他总是很高兴去卡罗尔家,和卡罗尔的父亲聊天,看比赛,或者感受和家人一起吃饭的快乐。

就像现在很多未成年人面临的问题一样,要么“我想要的都有了,但是经常觉得很无聊”,要么“生活很无聊,缺乏奋斗的目标”。

或者说,因为差异、高低、好坏的标准,无法很好的融入现在的生活学习环境。

而Venger的出现,对于这些学生来说,正好形成了一个契机。

第一节课,面对文格尔的提问,“你认为独裁统治在德国不能重演吗?”

学生们给出了否定的答案。

文格尔灵机一动,决定在这个教室里进行一个实验,来验证这个问题的答案。

独裁是指一种政府形式,即权力无限的统治者,不受法律和传统的制衡,由自己的意志统治。

奴隶制、封建制度下的君王,帝国主义国家元首希特勒、墨索里尼这些,都算是独裁的代表。

所以独裁统治成立的前提条件,是要存在一个权利至高无上的统治者。

而在这间教室里,文格尔显然就是那个统治者。

统治者做出的第一项改变,就是教室内的布局。

这是之前的。

这是之后,一行行一列列。

为了树立统治者应有的权威,发言必须站起来,没有允许不得随意发言。

作为一个集体,要具有一定的辨识度。

名字。

标志。

统一的服装和内部专用手势。

集体精神得到强化,增强成员的归属感,尤其是在心灵方面存在缺失的成员,更容易得到填补。

消除因种族、成绩或者外貌带来的差异,每个人看起来差不多,同为平等的个体。

蒂姆再被欺负时,得到成员的声援。

原本不善言辞、略微自卑的丽萨,在没有太多差别的集体中,更加自信。

之前混迹街头的混混们,在组织中找到目标,开始思考有意义的事情。

包括文格尔自己,和妻子之间的学历差异,在学校的不受重视,在这场实验中得到极大的心灵满足。

那么,好的改变,就意味着“浪潮”存在的合理性吗?

就像罂粟,它可以作为观赏植物,其提取物是多种镇静剂的来源,同时又不可否认,它也是毒品。

比毒品毒害身体更恐怖的事情,无异于精神上的绝对控制。

从集体精神的灌输,使成员无形间认可集体的存在,并认真投入其中。

“浪潮”的试验,做的就是这么一件事情。

而这样的“浪潮”,不止是存在于电影中,也存在于真实的历史中。

1967年4月,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的克柏莱高中,教师Ron Jones为了让学生理解法西斯主义,进行了一场实验。

五天时间里,向学生灌输纪律性和集体精神,很快,事态的发展就失去了控制。

从星期一命令学生,端正坐姿,抬头挺胸直背,双脚平放,双手背后。

速度训练,一遍遍重复起立、坐下。

教室外的学生,在信号发出后,立即跑回座位坐下,当时Jones记录下的时间是5秒,高效无声的5秒。

当星期二来临,学生们遵守着之前的规则,安静,且坐得笔直,眼神统一注视着他们的老师Jones。

导演丹尼斯·甘塞尔在影片中将事件发生地美国,换成德国,产生过纳粹的德国。

透过色彩,展现着独裁的区别。

白色与红色。

卡萝不喜欢白色,没有穿白衬衫,第二天出现在教室里,仿佛成了一个异类。

印象很深刻的一幕,是卡萝让妈妈对目中无人的弟弟多些管教和要求时,妈妈说出的那句话:

你的弟弟应该自己去探索处事的界限

规范的合理,是不让个体丧失自己探寻人生可能性的权利,同时也不该泯灭个性。

心灵的控制,比身体的控制更恐怖。

听起来,独裁是一个遥远的政治名词。

可如果存在孕育的土壤和条件,有时候,它离我们其实一点儿也不远。

电影工厂

微信号:vipid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