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透視丨多因素助推人民幣升值 匯率有望轉向強勢雙向震蕩格局

人民幣又雙叒叕漲瞭

編者按

近一段時間以來,人民幣對美元匯率持續升值並登上市場熱搜,且熱度一直不減,“又漲瞭”成為近期人民幣的一個標簽。曾經人民幣匯率一日內調整100個基點就會引發市場關註,而現在200個基點左右的幅度也屢見不鮮。此輪人民幣對美元匯率持續升值,主要原因為何,未來將呈現怎樣的走勢,匯率彈性的增強對於企業而言,又該怎樣應對?針對以上問題,中國經濟時報記者采訪瞭多位業內專傢,敬請垂註!

圖片來源/新華社

■中國經濟時報記者 孫兆

2020年以來,人民幣對美元匯率呈先貶後升的趨勢。近一段時間以來,人民幣對美元匯率快速升值更是引起瞭市場關註。10月21日,人民幣匯率在離岸市場和在岸市場持續飆升,雙雙創下兩年來高點。其中,在岸人民幣對美元最高觸及6.6400,日內漲幅逾250點;離岸人民幣對美元最高觸及6.6293,日內漲幅超過300點。兩者均刷新瞭2018年7月以來的紀錄。

接受中國經濟時報記者采訪的專傢表示,從短期來看,受中國經濟企穩回升、國際投資者看好資本市場、國際形勢等因素影響,人民幣對美元匯率表現仍強勁。從長期來看,人民幣匯率將會保持在均衡合理的水平。

多因素助推人民幣持續升值

今年5月末,人民幣對美元匯率開啟瞭此輪升值走勢,而從8月起,這一趨勢加速明顯。針對人民幣對美元匯率近半年來快速升值,央行對人民幣匯率進行瞭一定程度的逆周期調節。10月10日,央行發佈公告稱,決定自2020年10月12日起,將遠期售匯業務的外匯風險準備金率從20%下調為0。業內人士表示,這主要反映瞭央行抑制人民幣過快升值、避免短期資金流入並推高資產價格的政策意圖。

中國人民大學助理教授王鵬對中國經濟時報記者表示,人民幣對美元匯率上漲,進入上升通道,已經歷瞭較長一段時間。而在此前,人民幣匯率上漲後,隨著國際關系變化、中美貿易摩擦等因素影響,人民幣匯率有所下跌。在目前階段,人民幣上漲的主要原因在於以下幾點。

“首先,國內疫情得到瞭有效控制,國內環境相對比較穩定。其次,我國經濟社會得到瞭快速恢復。再次,從全球范圍來看,無論是從社會經濟恢復發展的產業鏈,還是中國自身的社會穩定程度來說,大量全球主要的投資機構、企業對中國抱有很強的信心。在這種情況下,人民幣的價值自然而然也就上升瞭。”王鵬說道。

光大銀行金融市場部宏觀分析師周茂華在接受中國經濟時報記者采訪時表示,近期人民幣對美元匯率的強勁表現,主要受國內外經濟基本面、政策間分化預期推動,近日,美元指數走弱提振瞭投資者做多人民幣的熱情。

“從近期國內公佈的金融、宏觀經濟數據來看,國內經濟復蘇更加廣泛、復蘇步伐加快。而隨著疫情防控常態化、經濟復蘇動能進一步增強,央行政策逐步向中性靠攏。此外,部分國傢疫情反彈、英國脫歐、美國新一輪紓困政策談判陷入僵局等均削弱瞭歐美經濟復蘇的前景,市場對歐美央行進一步寬松的預期有所升溫。”周茂華說道。

私募基金中匯潤生首席特約研究員吳昊則表示,此輪人民幣升值有三點原因。第一,在全球疫情蔓延的情況下,中國控制住瞭疫情,中國經濟快速復蘇,甚至有部分制造業大國的訂單流向中國。第二,中國改革開放的效果明顯,特別是金融業開放,讓更多海外資本發掘著中國市場的機遇。第三,從美國大選的角度看,其不確定性或對人民幣匯率形成利好。

表現穩健仍處合理范圍

縱觀全球,一個成功的經濟體須保持幣值穩定,不僅包括國內物價水平穩定,也包括匯率基本穩定。匯率劇烈波動會影響國內外對本國經濟的信心,不利於經濟主體正常的貿易投資活動。

央行貨幣政策司司長孫國峰表示,人民幣匯率小幅升值是中國經濟面向好的反映。人民幣匯率在市場供求推動下有所升值是正常的,是在有管理的浮動匯率制度下,市場供求對匯率形成發揮決定性作用的應有之義。

“從匯率的影響來看,匯率波動對經濟主體的一方有利,對另一方有弊,因此,匯率還是要由市場供求來決定,來發揮宏觀經濟和國際收支自動‘穩定器’的功能。當然也要防止過度的加杠桿行為和正反饋行為。”孫國峰說道。

國傢外匯管理局副局長、新聞發言人王春英在國新辦舉行的新聞發佈會上表示,當前,人民幣匯率彈性增強,在全球主要貨幣中表現穩健。2020年以來,人民幣匯率有升有貶,形成雙向波動格局,保持瞭比較高的彈性。境內期權市場一年期的隱含波動率為5%,最高價和最低價的波動幅度為7.5%,從全球來看,屬於合理適度范圍。

“整體來看,人民幣明顯強於其他新興市場貨幣,與主要發達國傢貨幣相比表現居中。未來,國內經濟基本面相對優勢會繼續發揮穩定外匯市場的基礎性作用,但是考慮到外部因素的不確定性和不穩定性,人民幣匯率仍然會圍繞合理均衡水平上下波動。”王春英說道。

吳昊則表示,從短期看,央行對人民幣過快升值是有擔憂的,特別是將遠期售匯業務的外匯風險準備金率從20%下調為0,合理化人民幣雙向波動,防范人民幣劇烈波動,增加穩定性。從長期來看,當下世界格局的趨勢性演變和科技對數字化貨幣的影響在加深,未來人民幣匯率走勢還需要關註政治、經濟和科技三方面的因素。

周茂華則指出,近期,國內外經濟基本面與政策面分化仍有望支撐人民幣匯率,但從內、外環境看,人民幣匯率本輪升勢接近尾聲,隨後,人民幣匯率有望轉向強勢雙向震蕩格局。第一,當前基本面並不支持人民幣匯率趨勢大幅走強。國際收支基本保持均衡格局,近期股市北向資金呈現雙向波動狀態,貨幣信貸政策未轉向收緊。第二,全球仍面臨較多不確定性因素。全球疫情以及美國大選後美國對外政策都將存在不確定性,將對美元構成支撐,同時,從美歐基本面比較看,並不支持歐元對美元匯率單邊趨勢大幅走強。近期,歐元對美元匯率在創出兩年半新高後,漲勢動能減弱,呈現出橫盤震蕩走勢。第三,央行政策工具箱豐富。人民幣單邊大幅升值勢必對國內外貿易及經濟恢復構成拖累,一旦市場出現嚴重偏離基本面、非理性情緒,不排除央行動用包括逆周期因子等工具,引導市場回歸理性。

人民幣匯率有望保持基本穩定

圖片來源/新華社

■中國經濟時報記者 陳姝含

中國外匯交易中心的數據顯示,10月23日,人民幣對美元匯率中間價報6.6703。針對近期人民幣對美元升值較快的現象,國傢外匯管理局副局長、新聞發言人王春英在10月23日回應稱,未來人民幣匯率有望繼續保持雙向波動和基本穩定。

市場普遍認為,未來人民幣上漲是大概率事件,但需要考慮兩大因素:即將臨近的美國總統大選結果;隨著新冠肺炎疫苗的廣泛使用,疫情可以得到有效控制。

“‘大選效應’觸發市場的避險需求,進而推升美元指數的概率較低。”英大證券研究所所長鄭後成在接受中國經濟時報記者采訪時表示,從2000年以來的5屆總統選舉情況看,在大選年,10月美元指數升值的概率是80%,11月美元指數升值的概率是60%,12月美元指數升值的概率是0%。客觀而言,“大選效應”對美元指數的推升並不明顯。此外,“大選效應”並不是美元指數走勢的唯一影響因素。在當前情況下,美國的新冠肺炎疫情是美元指數走弱的一個潛在風險點。目前,美元指數處於第三輪周期的下行期。綜合以上三點,第四季度美元指數大概率會走貶。

鄭後成進一步表示,“十一”黃金周期間無1例本土病例發生,表明我國疫情已經得到實質性控制,預計第四季度我國GDP當季同比大概率位於5.90%左右。在貨幣政策方面,央行行長易綱日前在北京金融街論壇上指出,“貨幣政策須把好貨幣供應總閘門,適當平滑宏觀杠桿率波動。”而美聯儲前主席伯南克在同一天稱,“美聯儲傾向於將零利率保持很長的時間,幫助經濟回暖,這是很重要的支持政策。即使明年疫情有所改善,美聯儲政策仍趨於寬松。”基於中美宏觀經濟基本面的反差,疊加第四季度美元指數大概率走貶,第四季度人民幣匯率大概率升值。

中國郵政儲蓄銀行研究員婁飛鵬在接受中國經濟時報記者采訪時表示,目前來看,美國大選的不確定性對美元指數有著負面影響。然而,匯率變化的背後主要是疫情發展分化進而導致經濟恢復分化,如果美國疫情得不到較好的控制,並且經濟恢復情況較差,“大選效應”仍然難以支撐美元走強。人民幣匯率升值也與疫情密切相關,如果各國疫情控制分化繼續,我國控制疫情更有效、經濟持續恢復,將支撐人民幣匯率延續升值趨勢。預計人民幣對美元匯率波動區間大致在6.6-6.9之間。

隨著人民幣匯率升值,人民幣資產吸引力進一步提升,今年以來有不少外資購買人民幣資產。

鄭後成表示,未來應警惕宏觀刺激政策轉向過快的風險。疫情暴發以來,宏觀逆周期政策快速實施,取得良好的效果,推動制造業PMI實現“V”型反轉。但目前,我國民營小微企業尚未完全從疫情中恢復過來,且境外輸入以及境內反彈的壓力猶在,因此,應避免宏觀經濟政策轉向過快。

匯率彈性增強 企業應樹立雙向波動意識

圖片來源/新華社

■中國經濟時報記者 孫兆

匯率彈性增強是一國貨幣的匯率形成機制更加市場化的直接反映。曾經人民幣匯率一日內調整100個基點就會引發市場關註,現在200個基點的幅度也屢見不鮮。

根據國傢外匯局10月23日公佈的數據顯示,境內期權市場一年期的隱含波動率為5%,最高價和最低價的波動幅度為7.5%。由此來看,2020年以來,人民幣匯率有升有貶,保持瞭比較高的彈性。

國傢外匯管理局副局長、新聞發言人王春英表示,今年以來,人民幣匯率在市場供求推動下有所升值,升值幅度達到4.5%。對於企業來說,應積極預防匯率風險,樹立人民幣匯率雙向波動意識。

對於出口企業來說,由於受到疫情沖擊影響,外部需求放緩疊加人民幣升值因素,出口產品成本提高,進而影響出口企業產品的國際市場競爭力。此外,外貿企業也會存在匯率風險,可能導致匯兌損失。因此,對於出口企業來說,要采取措施防范和規避匯率風險。事實上,隨著人民幣匯率彈性的不斷增強,不少企業更加重視合理利用金融工具對沖匯率風險。

中國銀行研究院研究員王有鑫在接受中國經濟時報記者采訪時表示,人民幣升值對國內金融市場和進口部門有利,對出口部門存在一定沖擊。在疫情沖擊和全球量化寬松政策背景下,人民幣企穩回升有利於穩定市場情緒,吸引跨境資本流入,對於穩定國內金融形勢具有重要作用。

“在人民幣匯率波動性增加的背景下,出口企業應註意以下幾點。”王有鑫指出,一是調整資產負債結構,通過動態調整債務結構、配比應收應付款項流量、將貨款轉化為貨物等方式,降低融資和資產幣種錯配。二是可利用金融衍生品工具進行套期保值。企業可以選擇與專業金融機構合作,基於實際交易需求,合理運用遠期、期貨、期權、掉期、交叉貨幣利率互換等金融工具,降低匯率波動風險。三是可以通過簽訂保值條款、調價機制、匯率風險共擔機制等,降低匯率風險。四是積極采取人民幣計價結算方式,直接規避外匯風險。

“在人民幣雙向波動彈性增強的背景下,要積極防范匯率風險,樹立風險中性理念。”王春英指出,第一,需要改變人民幣不是升就是貶的單邊直線性思維,樹立人民幣匯率雙向波動意識。第二,要合理審慎交易,做好風險評估,對匯率敞口進行適度套保。第三,要盡可能控制貨幣錯配,合理安排資產負債幣種結構。第四,不要把匯率避險工具當作投機套利工具,承擔不必要的風險。

對於未來的發展,王春英表示,要堅持推動金融市場的雙向開放,提高跨境貿易和投資便利化水平,在不斷擴大境內市場對外資吸引力的同時,為境內投資者提供更多配置境外金融資產的機會和條件,促進形成“雙循環”的新發展格局,服務經濟發展。

監 制丨王忠宏 王 輝 王 彧

主 編丨毛晶慧 編 輯丨史曉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