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un ROACHE:RCEP會讓亞太區消費者成為贏傢

財經網訊 “現在隻有中國回到瞭疫情前的經濟活動水平, 我們認為韓國很快也會追隨中國的腳步,亞洲其他的國傢可能會陸續回到疫情前的水平,差不多是2021年中期的時候或年底的時候。”,11月25日,標普全球評級董事總經理兼亞太區首席經濟學傢ShaunROACHE在“《財經》年會2021:預測與戰略”上表示。

在會上,Shaun ROACHE提到,中國的供應鏈,特別是中國或整個亞太的供應鏈都是非常有韌性的。供應鏈恢復方面,電子產品是主要的驅動力量,此外還有辦公用品,電腦,大傢都在傢工作的話,對於電子產品的需求是很巨大的。中國在整個亞太占的比重基本是主宰瞭辦公用品和電訊設備的出口市場。

最後,ShaunROACHE指出,RCEP已經通過瞭15個經濟體加入,是亞太區第一個大的經濟自由貿易區,它的影響會是巨大的。但是它的影響也是漸進的,它產生影響的方式,是它使跨國公司能夠把生產公司放在最有效的地方。最後亞太區的消費者會成為最大的贏傢。

以下為Shaun ROACHE發言實錄:

大傢下午好!謝謝財經邀請我今天來到這裡,也很榮幸來到這裡。我想分享一下我對貿易格局以及未來五到十年變化的看法。

首先來看一看全球經濟現在處於什麼樣的情況,這裡可以看到所有大國的GDP情況和疫情爆發之前的情況,GDP的水平和疫情前GDP的水平相比,很明顯的看到比較糟糕的,第二季度之後情況各個國傢的情況不一樣,印度是-25%,韓國降瞭4%,從第二季之後我們做瞭好多。現在隻有中國回到瞭疫情前的經濟活動水平, 我們認為韓國很快也會追隨中國的腳步,亞洲其他的國傢可能會陸續回到疫情前的水平,差不多是2021年中期的時候或年底的時候。

所以我們現在是在一個大坑裡,但是本區爬坑的速度還是很快的。好消息是貿易帶來瞭很多的貢獻,在亞太區。我們今年早期的時候有關於供應鏈的擔憂,我們的擔憂是錯誤的,在中國的供應鏈,特別是中國或者是整個亞太的供應鏈都是非常有韌性的。我們可以看到,亞太和除中國的亞太出口同比的增長,在這方面過去幾個月的恢復能力是很強的。從貿易的角度來看,其實是一個非常小的波動,所以亞太的供應鏈的韌性是讓人印象非常深刻的。您可能要問這是怎麼帶來的呢?需求來自於兩個部分,中國和美國,是他們帶來瞭亞洲國傢出口的增長,有些增長也來自歐洲和拉丁美洲的新興國傢。

產品方面,我們看到電子產品是主要的驅動,還有辦公用品,電腦,大傢都在傢工作的話,對於電子產品的需求是很巨大的。其他的出口要弱一些,但不管是電訊還是機械、交通設備等等,現在都在趕上來。主要現在是電子產品在驅動著。

另外,我們在最近看到的情況是,盡管有疫情,盡管中國有中美貿易戰,但是在出口中占的地位還是保持住瞭,也就是說中國在整個亞太占的比重基本是主宰瞭辦公用品和電訊設備的出口市場。我們可以看到,中國在去年之前五年的比重,還有過去12個月中國的比重,在所有這些產品中中國都保持瞭自己的比重,他們並沒有失去在亞太所有出口中占的比重。所以盡管有貿易戰,盡管在其他方面可能會有點影響,但是基本上沒有對中國的出口產生任何的影響。

現在我講兩個問題。

第一個,RCEP已經通過瞭15個經濟體,是亞太區第一個大的經濟自由貿易區,它的影響會是巨大的。但是它的影響也是漸進的,它產生影響的方式,是它使跨國公司能夠把生產的公司放在最有效的地方,這樣就會提高他們的資產收益,創造更多的工作。另外,還會帶來生產力的提升,帶來工薪水平的提升,也會幫助消費者,消費者的收入更高,他們的選擇就更多。因為整個亞太區會生產更多的產品,然後價格會下降。所以在最後亞太區的消費者會成為最大的贏傢。

但是這個RCEP不做什麼呢?我們現在結合它和美國大選談談,結合拜登政府談談。這就是CPTPP,包括中國表示,我們中國希望加入CPTPP,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步驟,如果實現的話,第一,如果能夠和其他10個國傢在CPTPP的框架中協商,關於國有企業取得一定共識的話,目前CPTPP關於國有企業的規則是非常嚴格的,它可能會阻止一些中國的生產進入這個框架。另外一個,就是其他經濟體可能決定他們想改變CPTPP,弱化關於國有企業的規則,這樣中國就更好的可以加入瞭,我覺得這也是一個可能。我們可能看到很多國傢是偏向中國一些,而不是中國向他們偏一些,這兩個都有可能。但是這要取決美國做什麼,目前美國決定不想加入,之前退出瞭TPP。但是我們知道拜登在初選的時候,他說他想重新討論TPP,他還是願意讓美國重新加入TPP的。其中一個是關於環境標準,另外一個是勞工標準,他想重新進行談判。但是我們不知道亞太其他國傢是不是想重新談判,還是覺得CPTPP現在就夠瞭。所以這要取決於,首先中國是有多認真想加入CPTPP,在未來我們會更清楚的看到,他要取決於亞太其他國傢覺得讓中國加入CPTPP帶來的好處是什麼,同時也取決於美國政府是如何看待TPP的,這要等到拜登在1月份當上總統之後,這時候我們才能真正看到。

這些是什麼樣的目的呢?我們從整個亞太區的貿易框架中能得到什麼呢?這張圖能夠幫助大傢看清楚。第一,顯示瞭貿易的網絡是兩個部門,一個是芯片、半導體,另外一個是集成電路。這兩張圖能看到一些東西,首先,中國在這兩個網絡中都是處於核心位置。第二,這個箭頭的方向能讓你看到貿易的方向,從哪裡開始運到哪裡,箭頭越粗就表示貿易流越大,可以看到這裡大多數的方向都進入瞭中國。所以隨著中國的雙循環啟動,也有科技自立自強,我們能夠看到中國把這些箭頭的方向改變,就是中國能不能有能力為其他亞太國傢提供芯片和集成電路。

另外,RCEP也會有一個問題,那些東南亞國傢,比如泰國、印度尼西亞,是不是未來也會成為技術生產的核心呢?這些國傢彼此之間貿易並不強,大多數情況都是跟中國進行貿易,所以這些東南亞國傢會不會發展出自己的科技網絡呢?會不會以生產率更高的方式來加入現在中國主導的網絡呢?所以當你考慮一下以後最大的贏傢,可能並不是中國、日本、韓國,可能最大的贏傢會是東南亞國傢。但是這些國傢必須要大力進行改革才能夠有競爭力,不可能是一蹴而就,明年也不可能,但是如果他們真的能夠改革的話,可能會在未來五到十年取得長足的進展。

我今天基本上就講完瞭,我希望今天講的大傢感興趣,從一個角度來講RCEP和CPTPP,我認為未來這兩年隨著美國新政府的上臺,我們一定會發現有更多的情況出現。

謝謝。

“《財經》年會2021:預測與戰略”由《財經》雜志、財經網、《財經》智庫聯合主辦,於11月25日-27日在北京舉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