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江西現千年古墓,出土兩件“現代瓷盤”,專傢拿起將其怒摔

《滿江紅·金陵懷古》一詞中,開篇便寫道:“六代豪華,春去也、更無消息。空悵望,山川形勝,已非疇昔。”。

曾經的六朝喧囂、繁華,但一轉眼就物是人非、風光不再。可謂“人世幾回傷往事,山形依舊枕寒流”,此情此景無不令人感慨萬千。

這首詞的下闋緊接著寫道:“思往事,愁如織。懷故國,空陳跡。但荒煙衰草,亂鴉斜日。”想起六朝原來的風貌頓感愁雲密佈,一切竟都是轉瞬即逝。

2014年,江西發現距今1700年的六朝古墓,出土瞭兩件倒放的瓷盤,沒想到專傢當場竟然將其拿起怒摔。

第一、六朝古墓驚現瑞昌梁傢村

晚唐詩人杜牧在遊覽南朝故地時,曾不無感慨地寫下瞭:“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樓臺煙雨中。”,而“六朝”則是指代,三國至隋朝時期南方的六個朝代。

即孫吳、東晉、南朝宋、南朝齊、南朝梁、南朝陳這六個朝代。而在長達300年的朝代更迭跨度中,這六個朝代都無一例外地選擇瞭南京作為都城。

按照歷史發展脈絡去尋根南京,可以發現曾經的南京竟然有60多個古城,但唯有金陵、建業、建鄴、建康、應天最為著名。

2014年11月22日,江西發現瞭距今1700年的六朝古墓,具體位置在江西瑞昌碼頭鎮梁公村。

當時,梁公村的一處工地正在緊張地施工,誰也不會想到一鏟子下去後,竟然會在黃土地上挖出一個古墓。

當工人發現情況不對之後,立即通知瞭當地文物部門。而文物部門也緊急派出,專業知識過硬又有經驗的考古專傢趕赴現場。

經過考古隊的進一步勘測,初步確定被意外挖出來到的大洞,竟然是六朝時期的古墓,並且至少有1700多年的歷史瞭。

這座古墓頂部距地面約兩米,墓室長約5.2米,寬約1.6米,高約1.5米。考古專傢通過在墓室中發掘的文物判定,墓主人的身份應該是六朝時期,社會上層人物或富裕傢庭出身。

第二、考古工作舉步維艱

由於大墓所在位置地勢較低,而墓穴又是用青磚砌成,所以考古隊員發現,墓室內因為神水早已經堆滿瞭淤泥。而且大墓結構有所傾斜,如果不抓緊發掘墓室內的文物,就很容易因為墓室塌方而一無所獲。

考古隊員為瞭防止在挖掘過程中,不小心破壞埋在淤泥中的文物,隻能通過人工一鏟子一鏟子地清理淤泥。

經過考古隊員不分晝夜的搶救性發掘,一共從這座大墓中挖出瞭14件珍貴的文物。包括雞首壺、鐎鬥、五銖錢等,

但是在這個過程中還發生瞭一件,讓現場考古專傢特別生氣的事情。本來挖掘工作就十分艱難,但是勞心勞力地挖瞭一遍之後,竟然沒有發現就是文物的影子。

這讓很多考古隊員都非常灰心,但考古是他們的本職工作,所以隻能耐著性子繼續挖掘。不過事情終於發生瞭轉機,他們在淤泥中發現瞭兩個重疊倒放的瓷盤。

但是當他們將瓷盤小心翼翼地挖出來之後,卻發現盤子的底部赫然寫著“made in China”,專傢看過之後一下子起蒙瞭,因為這兩個瓷盤都是現代制品。

回過神來之後專傢認定,這座大墓已經被盜墓賊洗劫瞭。而他們還故意留下瞭現代瓷盤,這種做法簡直讓人無法忍受。

生氣的專傢將其中一個盤子摔瞭個粉碎。但考古工作還要繼續進行,所以在繼續挖掘幾個小時之後,終於還是發現瞭這14件六朝文物。

第三、雞首壺和鐎鬥

雞首壺的得名與器物形狀息息相關,因為這種壺的壺嘴類似雞首因此而得名。從外觀上來看上小下大器型較小,圓腹,肩部貼一雞首。

它的誕生年代應該是西晉,但卻一直流傳至唐朝時期,是一種特別流行的瓷壺。而“鐎鬥”則是一種底有三足、旁有持柄的器皿。

早在兩漢時期就已經出現,但是到瞭唐宋時期去逐漸消失瞭。有人認為這種器物是一種溫酒器,還有人說是煮茶的用具,當然,也有人認為它是敲擊警眾的器皿。

結 語

三國兩晉南北朝是我國古代歷史中的大動亂時代,朝代更迭就像變臉一樣快。你方唱罷我方登場的例子比比皆是,尤其是南北朝時期這種狀況更為嚴重。

但由於缺乏相關的歷史資料,所以人們對這段歷史還是有一些模糊,不過江西發現的這座六朝古墓,卻在一定程度上填補瞭人們對這段歷史的瞭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