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付不起、差额不开放 自掏腰包优先打这些疫苗

ACIP 对流感疫苗、乃至于四价流感疫苗的重视,青壮年更是不可轻忽。(资料照/美联社)

疫苗的第一大族群是幼儿、第二大族群是老人,但青壮年就与疫苗无关、不会被细菌病毒侵袭吗?根据预防接种谘询小组(ACIP)专家会议的建议,其实包括每年一剂的季节流感疫苗、 A 肝疫苗、带状疱疹疫苗都列为橘色的「建议接种」,而日本脑炎、肺炎链球菌疫苗、B 肝疫苗,甚至麻疹、腮腺炎、德国麻疹疫苗(MMR),则是绿色的「如果前往流行区有感染风险时建议接种」;国家囿于财力有限「放生」青壮年疫苗,但身为家庭、社会经济支柱的中坚份子,一旦「中镖」后果不堪设想,专家建议青壮年最好自费接种疫苗。

台湾幼童接种日本脑炎疫苗的涵盖率高达 9 成 5,但每年都有二、三十例的日本脑炎,病例从十几岁到七十几岁都有,ACIP召集人、台大医院小儿感染科医师李秉颖强调,很多民众都认为 「只要小时候打过疫苗就终身有效」,但其实日本脑炎疫苗保护力会随着时间而衰退、成人反而是高危险族群。

而日本近年来发生的麻疹、德国麻疹疫情,也让与日本往来频繁的台湾掀起一波恐慌的抢打潮,疾管署甚至发出官方建议「民众如为1981年(含)以后出生的成人且计划前往日本,建议出发可先洽医师评估自费接种一剂MMR疫苗」,不管是国内疫情、出国需要,成人都应该审视过去接种纪录,就像李秉颖说的,「一个好端端的人怎么可能忍受被蚊子叮了一口后发烧,变成癡呆、智力退化」,而机会成本竟然只是一针3000元的成人日本脑炎追加疫苗。

成人打疫苗得靠自费 国家只投资幼童、老年

到底成人应该追加哪些疫苗?哪些疫苗优先?ACIP专家们在讨论哪些疫苗应优先改列为公费疫苗的论证过程,可供外界作为参考的依据。以肺链疫苗为例,目前共有新型十三价、旧型二十三价两种,李秉颖认为十三价太贵,大约三千元的价格约是二十三价疫苗的三倍,虽然实质上十三价确实比较有效,但若考量效益问题则有争议,也就是CP值高不高、是否够划算?例如美国 ACIP 今年的建议变成「打肺炎链球菌疫苗前先和医师讨论 clinical desicion making(临床决策)」,可见成本效益仍是保险公司攻防的重点。

此外,李秉颖特别强调预防子宫颈癌的人类乳突病毒疫苗非常重要,他以台湾每年公费施打超过六百万剂的流感疫苗为例,流感每年死亡人数约一百至二百例,但一半人口的女性却每年超过六百人死于子宫颈癌,可见子宫颈癌疫苗的效益非常高,但碍于过去一些女性团体的反对而使公费施打政策拖延,再加上去年不良反应个案、少女 Bella 部分胜诉的案例,都使李秉颖疾呼医界「要强烈地去讲正确的事」,还好去年公费施打HPV疫苗后未因 Bella 事件出现缓打潮,李秉颖更呼吁,在公费提供二价 HPV 疫苗后,政府也应考虑开放疫苗差额负担,让民众自付四价、九价的价差,或是地方政府有能力加码补助,都能扩大群体保护的效果。

李秉颖也建议青壮年族群自费接种流感疫苗,虽然政府财力不足,但 ACIP 的官方建议直接就是「建议接种」,幼童、老年等特定族群施打的公费流感疫苗今年起由过去的三价改为四价,

四价价格比三价贵,过去原来的政策规划是考虑以开放差额负担的方式推动特定族群施打,可见 ACIP 对流感疫苗、乃至于四价流感疫苗的重视,青壮年更是不可轻忽。

专家建议:流感、子宫颈癌、肺炎、皮蛇

台大公卫学院副院长、疫苗成本效益专家陈秀熙则提醒,俗称皮蛇疫苗的带状疱疹病毒疫苗也是长期被忽略的一项重要疫苗,首次感染后带状疱疹病毒会潜伏在神经节,只要免疫变差就伺机发作,在辛苦工作的青壮年族群,或是多重慢性病、重症病患身上的副作用非常严重,他建议台湾应该建立本土的临床指引,列出高危险族群由公费施打,非高危险族群则建议自费施打,陈秀熙认为台湾的疫苗专家尚未发出足够的提醒、呼吁高危险族群重视自身的皮蛇风险,例如 ACIP 的官方建议是 50 岁以后「建议接种」皮蛇疫苗,但少有人知道。

疾管署预防接种谘询小组ACIP各类对象预防接种建议(製表/陈柏因;资料来源/疾病管制署)

阳明大学校长、过去担任过疾管局局长,同时也是美国耶鲁大学卫生政策博士的郭旭崧表示,2006 年政府以 BOO 案(兴建、营运、拥有)的方式促成国产疫苗厂商国光生技的成立,就是着眼于一旦发生大流行时,各国的疫苗厂产能恐将被国家徵调、有钱也买不到疫苗,因此国内必须要有能够量产疫苗的技术及产能,疫苗产业不只是产业、而是「国防工业」;而台湾每年六百万剂的施打规模毋疑也是一种「模拟演练」。当学者专家都发出这样的警惕时、当国家都以这样的规格看待疫苗施打问题时,二千三百万人的每一个个人,其实可以用更全面的角度和更长远的投资来评估自己心中的那张「疫苗黄卡」。

Add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